你好,歡迎您來到萬德房海外房產網!登錄|注冊

萬德房海外房產網專業的海外房地產信息門戶

專題專刊 大聚焦 影視欣賞 專家講壇 項目分析 近期展會 房產搜索 趣味雜談

萬達風波持續發酵 王健林在下一盤艱難的大棋(圖)

時間:2017-10-24 14:18來源:財聯社 作者:點擊:
日前,有媒體報道稱,萬達旗下兩個高爾夫球場遭吉林省撫松縣政府取締。但萬達對此拒絕置評。 與此同時,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話稱,開發伙伴Athens Group(雅典集團)退出萬達位于美

日前,有媒體報道稱,萬達旗下兩個高爾夫球場遭吉林省撫松縣政府取締。但萬達對此拒絕置評。

與此同時,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話稱,開發伙伴Athens Group(雅典集團)退出萬達位于美國一個綜合體項目,該項目總投資12億美元。此外,由于萬達商業地產的信用評級被下調至垃圾級,觸發了需要提前償還部分境外貸款的條款,目前萬達正就部分債務的重新安排與銀行展開磋商。

“關于萬達的消息太多,我們不打算理會,做好主業就行了。作回應也不是萬達的風格。”萬達企業文化中心品牌部負責人對財聯社記者表示。

就萬達境外合作伙伴退出一事,協縱策略管理集團聯合創始人黃立沖認為,由于受到國家資管限制,萬達之前的一些投資無法完成,可能會導致項目拖延的情況。“萬達打包出售優質資產對其未來的融資能力造成較大影響,在這種情況下,合作伙伴沒辦法確定,萬達是否有足夠資金完成相關項目。”

事實上,對于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而言,售賣項目后遺癥與回歸A股的壓力相迭加,構成了一盤艱難而復雜的“棋局”。

部分投資者向萬達施壓

在雅典集團退出與萬達的合作之前,萬達還遭遇了另一起海外項目合作伙伴退出事件。

美國媒體Hollywood Rporter報道稱,泛海控股、華策影視集團分別向萬達出售了手中的美國傳奇影業的股份,雙方共處置2.36億美元(約合15.6億元人民幣)傳奇影業的股權。

上述外媒還指出,由于未兌現當初收購傳奇影業向外部募資時的承諾——傳奇影業將在規定時間內上市的愿景,萬達或不僅需要退還籌借資金,還需追加15%的利息。此外,傳奇影業的其他投資者也在就退出一事向萬達施加壓力。

短短一個月內,萬達接連遭遇兩起合作伙伴退場風波,這是之前罕有的現象。有業內人士指出,合作伙伴退出的關鍵原因是中國監管部門遏制部分領域的海外投資。

“資本本身就是很現實的,好的時候來,差的時候走。”國泰君安分析師劉斐凡告訴財聯社記者。

從表面上看,境外合作伙伴退出,與今年7月萬達出售13個文旅項目及77家酒店沒有必然聯系,但不可否認的是,打包售賣資產成為資本市場重新審視萬達的一個開端。

實際上,境外合作伙伴退出等消息出現之前,萬達賤賣項目的后遺癥已經顯現。由于對出售項目后萬達的商業模式、戰略清晰度以及可預測性存在不確定性的擔憂,三大國際評級機構均下調了萬達商業地產的評級。

“盡管大量出售資產有利于萬達商業短期的流動性和債務償付能力,但該公司并沒有清晰的減債計劃,預計短期內,該公司仍將維持高負債和大量現金余額。”9月28日,標普將萬達商業評級下調為垃圾級。

標普預計,在萬達商業轉變之后,其在房地產開發行業的市場地位將會減弱。同時,萬達商業的債務杠桿將長期受到影響,融資渠道也可能面臨收緊。出于對萬達商業流動性的擔憂,穆迪和惠譽也先后下調了評級。

更為沉重的一擊是,在萬達商業地產的評級被下調后,觸發了一項提前償還部分境外貸款的條款,貸款額總計逾10億美元。為此,萬達不得不與各家銀行商談重新安排部分債務的事宜。

“融資受阻后,萬達的資產較重,只有賣掉資產回籠現金才會對持續經營有較好保障。”劉斐凡說,目前萬達面臨的最大癥結是融資渠道被收緊。

招銀國際分析師文軒森則表示,鑒于早前售賣資產及目前收租所得,萬達在短期內經營應該不會出現太大問題,中長期則難料。

從H股退市是失誤?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認為,萬達7月以638億拋售資產的主要原因是海外項目突遭停貸,另一原因或是其私有化完成后,與投資機構有對賭協議在先,有必要降低自身負債,以尋求回A順利進行。

幾經波折的萬達商業地產于2014年底登陸港交所后,由于估值未達預期等原因,于2016年9月正式退市。

上述分析人士向財聯社記者表示,如果萬達商業不退市,今年在內房股集體爆發后,或許能享受一波股價上漲帶來的紅利,并通過資本市場融資,解渴資金需求,或許不需要打包賤賣那么多優質資產。

但退市已成既定事實。“王健林高估了自己對證監會的影響力。”黃立沖直言不諱地稱,其自始至終認為萬達商業從H股私有化并退市是錯誤的。

對此,文軒森也表示,“現在來看萬達退市是個錯誤決定,不過,很多人都沒有預料到今年內房股表現會如此之好。”

萬達從H股退市的終極目標是回A,但回A在當前情況下存在不確定性及相應風險。一旦未在既定的時間內完成回A動作,萬達將按照與投資機構的對賭協議,支付相應的回購款項、利息及相關費用。

在《萬達商業私有化投資基金推介說明書》里,明確了萬達商業回A時限,及未能成功回A應承擔的責任。說明書顯示,萬達商業必須在2018年9月前完成A股上市,否則萬達集團或其指定第三方提供以10%每年(單利)回購(由萬達集團提供回購保證)。如未能成功IPO,扣除各項稅費后投資者預期可獲得最高不超過5.5%的收益。

此外,若萬達商業成功私有化之后未能如約在國內實現上市,萬達集團將會以每年10%向基金回購全部股權,費用前總回報約為20%,而需扣除主要費用,如利息、過橋、承諾函、2年管理費及通道管理費等開支,預計扣除費用總計約為16.5%-20%。

業內人士認為,目前萬達回A主要面臨兩大阻礙,一是否能順利通過證監會的一系列IPO審批流程,二是低價出售部分優質項目、轉型輕資產是否能獲得資本市場認可。

記者于10月20日查詢發現,證監會披露的上交所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正常審核狀態企業基本信息顯示,萬達商業排在申報企業的第56位,審核狀態為已反饋。

“在反饋會之前,證監會都是按照企業排位進行審理,但是有些企業會在反饋環節出現問題,如未能改進,流程就會停滯,導致最終上發審會的排位會發生變化。”證監會一位內部人士告訴財聯社記者。

對于萬達回A,黃立沖認為,“萬達售賣資產之后,手頭資產情況惡化了,其回A本身的可行性在減少。打包出售資產后,可能會令該公司負債率降低一些,但早前萬達為回A也做了融資,未來其仍有利息要還。”

標普在9月底指出,萬達在A股上市的前景并不明朗,信息風險加大。“如果沒能在未來6-12個月之間上市,我們還會降低評級;如果萬達商業的房產銷售惡化得比預期更快,我們也會降低評級。”

一旦回A失敗,萬達在資金上或將遭遇更大麻煩。而目前距萬達與投資機構約定的上市期僅有10個月左右,對王健林而言,能否如期登陸A股市場,將是關鍵一役。

王健林到底錯在哪里

不可否認,萬達近期遭遇的一系列風波的導火索,是其海外六項目突遭停貸。

據媒體報道,今年6月中旬,金融監管部門緊急要求銀行排查對部分企業的授信和海外融資,特別是并購貸款、內保外貸業務的風險。被排查的企業包括萬達、海航及復星集團等。

8月20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國家發改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交部《關于進一步引導和規范境外投資方向指導意見的通知》。其中提到,限制境內企業開展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境外投資。

值得關注的是,上述被限制的海外投資領域,萬達之前均有涉足。

澎湃新聞的統計數據顯示,自2012年萬達在海外的第一筆收購——26億美元收購全美第二大院線AMC開始,截至目前,萬達在海外的投資總額已高達2451億元。

“這個數據并不準確,沒有這么多。”萬達集團一位內部人士告訴財聯社記者。

但王健林曾表示“到2020年,萬達30%的收入將來自海外”卻是不爭的事實。今年1月,在監管層針對資本外流準備打一場硬仗時,王健林在出席冬季達沃斯論壇時仍強調,萬達每年固定有50億—100億美元的對外投資。

令人頗為困惑的是,甚至在停貸風波發生前,萬達仍在為其海外項目尋求內保外貸。

據《南風窗》報道,今年6月,萬達一改以往與中國銀行、工商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招商銀行等大銀行合作的方式,選擇了一家中部地區的城市商業銀行,為萬達旗下海外并購的明星公司北京萬達文化產業集團,投放了內保外貸1.5億美元。而該商業銀行可能并沒有太多海外業務經驗和資源,只能通過和其他更大銀行的海外分行、離岸部門的合作,才完成了這一系列業務。

“王健林對局勢存在誤判,這導致萬達海外項目被停貸后,其陷入到很被動的境地,不得不拋售部分優質資產來救急。” 上述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稱。

目前,像萬達這樣的民營企業出海,變成一件敏感的事情,被指責為對外非理性投資,或被認為是向海外轉移資產。

不過,在中國外匯儲備站上4萬億美元高點時,當局曾鼓勵民營企業走出去。

王健林于2013年10月在廣西非公有制企業成長講座上,回應李嘉誠在內地和香港一部分撤資時表示:“2012年10月,中國12個部委發了一個聯合文件,鼓勵支持中國民營企業走出去的實施意見,而且為民營企業走出去列了很多政策。走出去,當然意味著一部分資產轉移到國外。”

“如果中國沒有一個全球配置資源的胸懷,中國永遠不可能成為世界的超級大國。你要成為美國一樣的超級大國,不論對于企業,還是對于國家,都必須是全球視野,要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資產。”最后他強調:“只要熟悉我的人,都相信我肯定是愛國的,是吧?沒有問題。”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王健林在今年7月21日接受采訪時,話鋒有了明顯轉變:“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我們決定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政策從鼓勵到對部分領域海外投資進行限制的背后,是中國外匯儲備從4萬億美元萎縮至3萬億美元左右的事實。與之不對等的是,中國的貨幣存量目前卻高達近160萬億,換算成美元約合24萬億。也就是說,如此高的貨幣存量,只要換成美元流出一部分,就可能沖擊國內的金融體系。

對此,經濟學家李稻葵坦言,“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點不是房地產,而是貨幣存量居高不下導致的資金外流迭加貨幣貶值帶來的新型雙螺旋式金融危機。今年經濟領域一場必須打贏的硬仗是管住資本賬戶,嚴防資金外流,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瀏覽記錄

萬德房海外房產網
微信公眾賬號

南粤36选7开奖中奖规则